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2章

  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在确认外面没人以后,我飞快的闪进浴室里随后上锁,毕竟要是被父母看到,我可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衣衫不整的从「哥哥」的房间出来,脱下满是皱痕的洋装,红肿的乳头依旧挺立,艾凌在雪白的乳肉上留下的齿痕清晰可见,大腿上泛红的掌印以及肚子上精液乾涸的痕迹让我想起刚刚的淫戏。

  拿起莲蓬头转开沖洗,刻意调低的水温让还在发热的身体稍微冷却,舒服的吐了口气后皱起眉头,喉咙里黏稠的怪异感觉以及一嘴的精液味道,即使漱口也挥之不去。

  无视这种不快,沐浴乳在手上搓起泡沫后仔细的清洗身体,而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我一边把身上的泡沫沖掉一边回应,似乎沖水的声音太大而什么都没听到,关掉水走到门边………

  「妹,是我啦,开门一下。」

  艾凌?难不成还要继续!?这傢伙是精虫上脑了阿?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门,警戒的打开门从门缝往外看,他一脸紧张的注意父母的动静,小声地说。

  「那个………刚刚出了很多汗,让我进去沖一下。」

  「你疯了吗?爸妈在楼下耶!你等等在洗不行吗?」

  「不会被发现的啦,拜託啦,我保证不会动手动脚的。」我自己都没发现,我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讨厌而是怕被发现,艾凌敏锐的察觉到这点,心中暗自窃喜,表面上则不动声色的跟我保证。

  「说话算话!」我警告的瞪了一眼后开门让他进来,我对自己的性格相当了解,既然跟别人保证了就不会轻易毁约。艾凌的确有遵守约定没有对我做什么事,至少目前是这样,只是他一直盯着我看,胯下的肉棒怒张着让我很尴尬。

  妹妹会开门让自己进来的确让艾凌感到意外,浴室里的清香跟少女赤裸的身体撩拨欲望,只是自己已经保证不会乱来就要做到,不然下次就没有这种好事了,不过,过过眼瘾还是可以的,沐浴中的少女有着不一样的风情,水珠顺着身体流下,从精緻的脸颊滑过锁骨,尖翘挺立的胸部,纤细平坦的小腹,最后引人遐想的在腿间滴下,妹妹迷人的身体彷彿白玉般闪着光芒,气愤警戒的神情让人想要好好的欺负她。

  不过还是别表现得太侵略比较好,这次考试的成绩也快出来了,凭着自己的努力领取奖励不是更好?拜自己的妹妹所赐,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成绩那么自信过,不过……妹妹对自己那么好,还整天想着怎么把她弄上床好像太禽兽了点。
  我没注意到艾凌的心理活动,看着他安分的沖完澡后离开浴室,松了一口气躺在浴室里,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跟艾凌发生一些事,也许等他追到林倩后会自己收手吧?

  对於自己的处女交给艾凌我是没什么牴触的,毕竟早就是乱伦了,而且想到要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就觉得想吐,艾凌是我最不反感的一个,毕竟是自己,但是我也清楚他对我仅仅是欲望而已,我可不想被抱着的时候成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

  我也清楚他在想什么,我是他的妹妹,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欲望而让两人后悔,做了以后以他的的性格肯定会负责的,但是他不想,也不能负责,所以还维持着底线,尽管是形式上的就是了。

  仔细想想,再过几个礼拜艾凌好像就要跟林倩告白了,确切日期有点忘记了……,之后要好好地回想一下。

  我对他来说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这次又被林倩拒绝了,就撮合他跟苏盼在一起好了,苏盼各方面来说都很优秀,也不知道艾凌追不追得到,不过有我帮忙撮合应该有机会吧?

---------------------------------------------------------------

  「阿哈哈哈哈……认输认输!!」

  深夜时分,我跟艾凌在床上滚成一团,原本答应他的要求跟他一起睡,说好只是抱着不动手的,他却越来越过分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也许是想跟我玩吧,手只是在腰间游走,没想到变成少女的我依旧怕痒,被弄得浑身不自在,不甘示弱的我予以反击。

  「不玩了,我就抱着而已」最后两人都笑瘫在床上喘着气,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后把脸埋进胸口,原本以为他还要继续的我再听到这句话后顿了一下,把手放在他的头上。

  「妹,要是我有女朋友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一起洗澡,一起睡觉。」
  艾凌闭着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其中的内容让我不禁皱起眉头难以回答,我可不希望因为我的乱回答让他误会了什么,或是让他喜欢上我,再说了我也没交过女朋友怎么会知道。

  「………」

  「睡觉吧。」他大概也没想着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在自言自语了一下后就放开我躺回自己的位子。

  也许是寂寞了吧,有时候会有这种心情也是难免的,想被谁抱着,想抱着谁,我叹了一口气戳了戳他。

  「?」「就这样睡。」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则是叫他躺下去点,接着把他的头抱在胸口,牵着他的手环住自己的腰。

  你的心情没人会比我更懂了,在找到女朋友之前就由我来代替吧。

  艾凌对妹妹的举动相当惊讶,腰身纤细的彷彿一用力就能折断,脸隔着睡衣可以感觉到其中的柔软,单薄幼小的身体却让艾凌想起小时候被妈妈抱住的感觉,其中的温柔让他很安心。

  恩,有女朋友的话,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

  同一时间,苏盼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得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接着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眼神变得温柔,相片中两个小女孩穿着小学制服,两人抱在一起脸贴脸,两人都眼角带泪却笑得灿烂,其中一个小女孩长的普通,短发上绑着粉色缎带,因为粗劣的手法导致绑得有点歪,另一个女孩即使年幼也可以看出来长大一定是个美女,黑色长发如流苏般顺滑,双方的手紧紧扣住彷彿不愿分开。
  苏盼的手指顺着女孩的黑长发滑过,眼中温柔的神色满溢。

  「艾薇……………」

               第13章

  把茶包放入马克杯中接着倒入热水,茶叶的香气随着蒸气飘散,再加入些冷水调成不会太烫的温度,以前的自己是习惯喝冰水的,但是变成女孩子后冰水不忌口,在月经来的时候痛得死去活来后就不敢了。

  拿起泡好的茶走上楼,经过一整天的课程,帮忙妈妈顺便学习煮饭,洗好澡并且把衣服丢下去洗后,泡杯茶去监督艾凌的学习顺便念点书已经成为新的生活习惯,艾薇的学习天赋比原本的自己好得太多了,困难的问题也可以轻松理解,既然如此就做个令父母满意的女儿吧。

  打开房门,艾凌正在跟参考书拼命,虽然期中考结束不过一周,不过可不到他放松的时候,放下杯子在他身边坐下,说不定他苦恼的题目自己刚好会呢。
---------------------------------------

  进入房间的妹妹在身旁坐下,体香随着靠过来的身体变得更明显,妹妹认真地看着书上的题目,还带着水气的肌肤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刚洗好澡的妹妹穿着宽松的衣服,胸口露出的大片雪白让艾凌心跳加速,因为不知道该放哪的手顺势的搂上纤腰,偷偷的瞄妹妹的表情,皱着眉头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有着不满,但什么话都没有说,手上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触感以及妹妹刚洗完澡偏高的体温让艾凌觉得自己也躁热了起来,得寸进尺的一点一点探入衣服下摆往上抚摸。

  「喂!你不要太过分了喔!」妹妹不满的狠狠瞪着自己并抓住踰矩的手,然而艾玲早就没有心思在念书上了,应该说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念。

  「不念了。」「哈?明明说好了……」略为强硬的把妹妹搂住,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并抽出藏在参考书底下的成绩单,在看到这张纸后妹妹安静了下来,似乎是看到自己的成绩名次有着明显进步,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艾凌觉得妹妹的笑容非常好看,明明是别人的成绩进步却露出这样的表情,看到这幕的艾凌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妹妹是真心的为自己感到高兴。

  「所以,你是要拿……之前说过的奖励嘛?」听到妹妹的话,刚刚朦胧的不知名感情随即被欲望吞没,现在只想要让妹妹帮自己纾解欲望,因为这是努力得到的奖品。

-----------------------------------------------------------

  脸色发白的从厕所里走出来,身体不适的感觉让我有点后悔答应艾凌的要求了,不满足於现状的艾凌向我提出了更近一步的要求。

  既然前面不可以的话,那后面就没关系了吧?这样的说了。

  而我也糊里糊涂的就这样答应了,毕竟有约定在先,之前也跟艾凌说好了如果考的好的话就给他奖励,单纯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肛穴并不是正常用来做爱的地方,必须要先清洗乾净才可以,但是这种经验我两辈子都没有体验过,姑且照着网路上的方法把浴室的莲蓬头拆下,调成适当的水量和水温,然而温热的水流即使再轻柔,灌进肠道里沖刷着肉壁不适感以及逐渐胀满的阵痛,担心肚子会不会胀破的我再灌入一点水后就急着拔出来,坐在马桶上把肚中的汙水排出去,就这样来回了四、五次还是弄不乾净,等到之后咬牙灌入大量的清水以后,才让肚子中排出的汙水变成无色。

  因为技术的不熟练把清水灌入排出近十次,走出浴室的我就如同闹肚子般,双腿无力的发抖,身体还感觉到莫名的发热。

  不过,已经答应了就不能反悔……我默默的走近自己的房间。

  「这样……可以吧?」我抱着送死的决心走近艾凌的房间,发出的声音小的连自己都感到意外,明明对这种是应该很习惯了才是。

  艾凌炽热的视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虽然说现在身上穿的学校制服是他要求的,但是腿上的白丝过膝袜更吸引他的目光,被直勾勾的盯着让我羞涩之余又有点开心,毕竟自己的喜好再了解不过了。

  放在衣柜里的艾薇的衣物相当多,过膝袜这种东西当然也是有,但是几乎都只在房间里穿给自己看,这次是奖励所以才特别穿出来的。

  恩,只不过是奖励的缘故。

  想着强迫自己相信的理由,无视艾凌的目光躺在床上拿棉被盖住脸,心跳却忍不住加速,现在抚摸上自己胸口的艾凌应该也可以感觉得到吧。

  在黑暗中,胸口装饰用的小领带被解开,艾凌就像拆礼物一样的解开衬衣,因为洗完澡后就没有穿着内衣,粉色的乳头因为制服的摩擦跟清洗后穴的关系早已挺立,双手熟练的捻起乳头不轻不重的揉捏,接着眼前一亮,盖在脸上的棉被被艾凌拿开。

  「不用挡了,我来就好。」映入眼中的是艾凌不怀好意的笑脸,不知道又再打什么坏主意,他笑着拿起一块红布,那是他刚刚从我制服上解下的小领带,
  「诶!?」接着视线就变成红色,他用小领带盖住眼睛并在脑后打了个结,坦白说动作并不粗暴,如果真的不想要是可以反抗的吧,但是我却没有任何抵抗。
  因为红色有些刺眼於是闭起眼睛,在一片黑暗中其他的感官反而更加敏感,艾凌把抱起我放在自己腿上,皮肤传来的触感可以感觉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脱得精光。

----------------------------------------------------

  「别用手也别咬到喔。」艾凌摸了摸妹妹的头并把挡住视线的头发拨到一旁,挺立的肉棒抵在妹妹粉色的嘴唇上彷彿在跟肉棒接吻,蒙住眼睛的少女趴在自己腿间,乖巧的伸出舌头像清理肉棒般在龟头上滑来滑去,接着浅浅的吞进去在口中服侍着,虽然青涩的技术与其说是口交还比较像是吸奶嘴的感觉,对小嘴来说过大的肉棒导致偶尔牙齿还会刮到棒身,但是这种程度的快感对自己刚刚好。
  在妹妹的配合下内裤被螁下挂在一边的腿上,掀起裙子露出圆润的屁股,雪白浑圆的就像刚出炉的大馒头,后穴没有什么色素沉淀,而是只有淡淡的粉色,如果不是其中有个洞的话还真不明显,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润滑液涂抹在手上还有肛穴周围,藉着润滑缓缓的将手指插入。

  妹妹的肛穴紧窄异常,随着插入不断收缩着想把入侵者挤出去,但除了让自己感觉到更多快感以外毫无效果,压了压妹妹的头提醒继续因为肛穴被侵入而停下的侍奉工作,手指则继续玩弄肛穴。

  手指缓缓插入到底,像在探索般的勾起,接着缓缓抽出来,下一次再以不同的角度插入刺激其他地方的嫩肉,每一次手指轻微的动作都会引起或大或小的反应,也许是怕会因为发抖咬到自己,妹妹乖巧的用柔软的脸颊蹭着肉棒,舌头伸出口外舔着棒身,带来的征服欲丝毫不输给侍奉的快感。

  手指的抽插随着时间越来越顺畅,半小时的扩张行为使肛穴从原本的紧窄变的松弛,虽然插入两根还有点勉强,不过艾凌已经忍不下去了。

  让妹妹趴在床上,在肚子下垫着枕头使屁股翘起,妹妹似乎在前戏中已经用尽了力气,浑身是汗的趴在床上喘气,制服的衬衣跟短裙早就被嫌碍事的脱下,白色的过膝袜被汗水打湿而变得透明,手指把肛穴稍微掰开,那粉红色的孔洞则随着妹妹的呼吸一缩一缩的,看起来相当色情,艾凌在肉棒抹上润滑液后缓缓俯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